因为疫情原因被阻暂不能回京,在—些地方走走看看,发现—个问题群众反映不少,那就是有很多关于酒的专卖店,都与领导干部有关。要么领导同志亲自出马,要么是领导亲属名义实际由领导同志操控。民之所需,这难道还有什么问题?仔细一问,这个看似无所谓的问题,其实问题大了!

何以见得?领导干部喜欢卖酒,表面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实际牵涉到与民争利。有人或许说这话夸张了吧?不是的。疫情干扰,民生受到影响,不少行业出现凋敝情况,但酒业牵涉千家万户生活,一直销售势头还是不错。因此一些经营酒业的店铺,还算是不错的买卖。

这个现象,也被个别干部发现,于是纷纷做起酒的生意。按说在这个市场经济社会,当属个人自由,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但是领导干部同志一参与,情况便有了变化。

一是做干部的当然人脉广泛,申请个专卖店什么的,远比普通平民方便许多,一些名酒大厂也更愿意和领导干部签署这样的买卖。于是,你效我仿,这样的领导干部卖酒销酒的现象也便多了起来。

二是尽管有八项规定约束,但是领导干部由于有纵横交错的关系,对于酒的销售能量就会远远高于普通平民。

三是酒还是一种被经常用来送礼和人际交往的佳品,你来我往,求人办事,送上一两箱酒在常理之中。

四是也还有一种情况,如今经营酒还是被列为暴利行业的。领导干部经营酒与平民不同的,找其办事帮忙央告叨挠一些事情的不少。如今对送礼行贿受贿各级管束严格,公开的送礼受贿已经大为减少,但是在领导开的专卖店里买些数量可观的酒总可以吧!这种看似公平交换里,藏着的是“权利变现”的隐秘游戏。

五是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完全不同了,领导干部不仅经营酒业专卖,而且自办酒楼茶座。于是那些他曾经提携相助过的下级,那些曾经他有过恩赐并且有了一定权利的同僚,都会把去这样的领导干部酒楼消费作为首选。

曾经就有那么一位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,平常看来约束自己不接受任何贿赂,但他开的酒楼里,却天天都有他有恩过的下级。点千元的菜,喝最昂贵的酒,结高倍的账,久而久之,这种看不见的交易,使这位领导者居然获得了数千万“权利变现”的非法收入。当然这就牵涉违纪甚至犯罪了,自然接受了被双规的惩罚。

这种看似不显山露水的现象,或许有人说没有什么了不起。不对的,在高压反腐之下,明火执仗的行贿受贿已经大为收敛,但是这种变着法子的腐败依然在败坏着社会风气,损害着党员干部形象,危害着持续向好的健康环境。

历史上有句流传至今的古训,叫作“话不可说尽,才不可用尽,利不可占尽”,要给大众留些生活空间。郑州西边有座康百万庄园,家族企业百年不衰。

康氏庄园中有许多匾额,其中一块著名的“留余匾”,上面有这样的话语:“留有余,不尽之巧以还造化;留有余,不尽之禄以还朝廷;留有余,不尽之财以还百姓;留有余,不尽之福以还子孙”;“临事让人一步,自有余地;临财放宽一分,自有余味”。

“留余”思想要求不可穷尽一切利益归己所有,要实现一定程度的利益均衡,凡事留有余地,忌盈忌满,过犹不及,保持人与社会、自然关系的和谐,相伴相生。康氏家族从明清到民国,一直没有人娶小老婆,只有在老婆离世后才会续弦。

康氏家族经商之外,还做公益,修黄河大堤、建学校、赈灾民,深受民间社会的尊重。当年康家庄园康应魁75岁生日那年,族人和乡亲来为他祝寿,老人当众一把火烧掉了族人和乡亲欠债的账目。

这个故事和人物,很值得今天的人们学习效仿。我们有些开专卖店经营酒业的领导干部,在“留有余”中,恐怕忘记了社会大众,我们不能穷尽财富归自己,还要想到无数衣食紧巴的普通老百姓。

如此说来,领导干部爱卖酒,表面看来是自己的私事,但却是在用看不见的公权力挤压了底层百姓的生活空间。试想一下,你利用权力方便把酒业市场占据了,那些靠—个小门帘卖酒养家的个体小户,岂不是更少了一些生活的空间。

眼下,受持续三年疫情影响,很多个体经营者己显得捉襟见肘,生活实属不易。作为党员干部,高调子不敢说,至少可以重读一下康百万庄园的“留有余”,留下一点还造化,留下一点还百姓。

百姓是官员的衣食父母,只有百姓生活好了,我们的社会才能祥和,我们的生活才有真正幸福感,何况我们共产党人的宗旨就是一切为了人民。再怎么说,作为领导干部,大多数生活比一般群众的困难要少很多。

领导同志,希望从这个“不起眼”小事中有所顿悟。【文:陈先义/编辑:公社文摘】


打赏,可以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