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儿子培养得太出色了。”

老伴病了,肝癌晚期,我感觉天都要塌了,苦苦哀求儿子好不容易从德国飞回来,可只待了两天,第三天就又要走,我问是你爸重要,还是挣钱重要。儿子狼狈地说:妈,我们也不容易。

我这一刻哭了,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,后悔把儿子举得那么高,那么远,让他再也不能成为我们的依靠。我知道儿子走到那个高度的身不由己,但是面临生死,我太需要有个人给我精神支撑了。

儿子走后我不敢离开医院,虽然有护工护理,但我深怕一个闪神,老伴就不在了。两个外甥怕我熬坏了身体,自发放下家里老小,轮流过来给老伴守夜。

我知道他们都是做个体生意的,开一天店挣一天钱,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,我只能不停的给他们塞钱。两个外甥都推辞说不要,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。

我想起父母当初说这两个外甥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,如今我倒情愿自己的儿子是烂泥,最起码能陪父母最后一程。

老伴是几天后走的,凌晨3点,直到最后一刻他回光返照,死死盯着门口看,目光里全是期盼,我知道他是盼着儿子出现,但他注定要失望了。

老伴去世那一刻,也许是心里早有准备,倒没有太多悲伤。办丧事时儿子回来了,儿媳和孙女依然没有出现,又是一阵心寒。

我在两个外甥的帮忙下操办了后事,安葬完老伴后,儿子挨个和我妹妹一家人握手,感激他们照顾自己的父母,却只字未提如何安顿我。

当晚一家人聚餐,儿子才为难的地开口说,他在国外看着风光,其实供房养家跟国内没两样,很不容易。随后他话锋一转说,自己的妈妈,就拜托两个表弟照顾了。

我被他的不要脸惊得目瞪口呆,他轻飘飘的一句话,就把父母的养老责任推给别人了!

儿子离开后我去看老伴,坐在墓碑前絮絮叨叨,心里很是羡慕他能够走在我前头,我还能伺候他一段时间。有时候死并不可怕,活下来的人才最难过。

妹妹接我跟她一起住,姐妹俩日常作伴。周末时,两个外甥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回家吃饭,屋子里全是孩子的笑声,烟火气十足。我非常贪恋这种热闹,见着孩子我就掏零花钱,我有退休金和社保,钱对我来说跟废纸差不多。

人老了就怕孤独,就这样过了几年,妹妹也去世了,我的儿子一家三口回来奔丧,孙女已经是大姑娘了,打扮时尚,满嘴飙着外文,跟这个小乡村隔隔不入。我跟他怎么也亲近不起来,只能热情地招呼她吃这个吃那个。

我记得儿子爱吃卤蛋,我下厨做了十几个等他吃。孙女看到了伸手就去拿,儿媳眼色犀利,用手拍开他的手又瞪了我一眼,我心里猛一哆嗦。我不傻,我看得出儿媳嫌弃我,也嫌弃我做的饭菜。

晚上和儿子聊天我很不解地问他,你的亲爸去世了,你的媳妇和孩子都不回来,怎么小姨去世了,你们一家三口都赶着表孝心来了?

儿子有些尴尬说,那时情况特殊,你儿媳小产不好奔波,而且这些年来,小姨和两个表弟对你都很照顾,我对他们很感激。

我心里总算好受一些,还算他有良心。

这次回来儿子待得久了一些,不过他们住在县城的酒店里,想见他一面很不容易。

过了几天,有传闻说老村要拆迁,我们住的地方正好在拆迁范围内,按照我们的住房面积和屋后那片观赏树,补偿很可观。我被这意外之喜打蒙了,立马去村委会打听真假。

村主任跟我说:怎么不是真的,上头都下达文件了,这事好几个月之前就有传闻,我跟你儿子是高中同学,好哥们,我早就告诉他了。我就像被狠狠砸了一记闷棍,下意识的反问,我儿子早就知道这事儿了?村主任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我失魂落魄地走回了家,脚底下就像踩着棉花,虚飘飘的踩不到实处。我终于明白儿子这次回来,哪里是为了给妹妹奔丧,他一家分明是冲着拆迁补偿款来的。

一周后,拆迁文书果然下达到村里,儿子一家跟我来商量拆迁补偿款的事。我说按面积均摊能分到三套房,我要房不要钱。

儿子脸色一僵说:妈,你自己住,要那么多房子干嘛?

我瞥了他一眼说:我年纪大了,钱攥在手心里留不住,肯定得要房子傍身,我自己住一套,另两套收租金,细水长流。

儿子尴尬的缩了缩脖子,硬着头皮说:他最近看上了一个项目想投资,需要一笔资金,让我能不能不要房子要钱,把这笔钱先给他?

我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被他这理直气壮的态度给伤着了。

我悲伤的看着他说:我跟你爸吃了再多的苦,也没亏待过你,我们以为你有出息了,我们就有依靠了,可是你爸到死也没依靠。你的老婆孩子连他的丧事都没出现,你爸走这十几年,是你的两个表弟在管我,你压根就没想过要安顿我。现在,你们一家子舔着脸来抠我的钱,你们要脸吗?

儿子没想到我会如此干脆利落地撕下他的脸皮,被刺激得跳了起来,儿媳更是耷拉着脸,拽起孙女儿,直接转身出门了。

我顾不上这么多了,有些话憋在心里多年了,一股脑说出来,心里舒坦多了。我的心曾经也是火热的,可日复一日被儿子冷淡,我的心也就凉了。

以前,我以为儿子去了国外是学了外国人的那些冷漠的臭毛病,可如今我才发现儿子压根就是自私的,跟父母讲人权、讲自由,说自己不信奉国内给父母养老那一套,可需要父母出钱出力的时候,又希望遵守国内的传统,希望父母对他掏心掏肺。说到底他不是去国外被洗了脑,而是他的跟子早就被养坏了。

我后悔死了,当初只顾着抓他的学习没有培养他的品格,才落得晚年如此凄凉。

我在村委会的见证下,立下遗嘱并公证:我去世后,三套房中,两套留给外甥,另外一套捐给希望工程。

儿子又是说好话,又是打苦情牌,我寸步不让。他恼怒的摔门而去,连头也没回,好像撇下的是一块再也没有利用价值的破抹布,而不是他的亲妈。

两个外甥让我放心,说即便不留财产给他们,他们也会养我老,更何况现在有了这份遗嘱,他们更有义务、有责任把我照顾好。

我并没有住在外甥家,而是收拾了一番去了养老院。妹妹不在了,我不是他们的亲妈,虽然有亲戚情分在,但我不想把这份亲情过早消耗光。他们平时能来看看,能在我大病的时候照顾照顾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但手里攥着房子和养老金,还有两个外甥帮衬着在养老院,不会过得太差,至少比把所有财产给了白眼狼,自己什么都不剩要强。

以上的内容是一位老太太的叙述,笔者想提醒大家,做父母不能太无私,因为你的无私会养成孩子的自私,让他(她)觉得把父母吸干榨尽都是理所应当,最终的结局不会是天伦之乐、母慈子孝,而是一拍两散、一地鸡毛。


打赏,可以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